logo
healthiesKnow
search
uploads/1640921572030.jpg
hamburger

治癒心靈

《怪胎》影評 —對齊愛情裡的偏執與承諾

2021年12月31日

柏青(林柏宏飾)是一個神經性強迫症患者(簡稱OCD),嚴重的潔癖讓他幾乎不能擁有正常的社交,在正常人眼中就是一個怪胎。某個定期出門採買的15號,柏青遇見了另一個同病相憐的怪胎陳靜(謝欣穎飾),兩個原本自認註定孤獨終老的同路人,在茫茫人海中遇見了彼此,進而發展出一段純潔無瑕的愛情。然而,這段一塵不染的完美關係,卻隨著柏青的OCD突然消失之後漸漸失控。

 

亞洲首部全片皆使用iPhone拍攝的劇情長片

《怪胎》整體的畫面感和一般電影並無明顯差異,反而比較像是廖明毅導演為證明「電影的好壞與多麼優秀的拍攝器材無關」而做出的嘗試。導演更笑稱劇本在寫上對白之前,早已白紙黑字寫上「全片皆使用iPhone拍攝。」象徵著導演一開始就為iphone拍攝量身訂做劇本的宣言。

 

《怪胎》為配合強迫症劇情,創造出猶如魏斯安德森導演的電影中整齊劃一的畫面風格,更活用iPhone的小體積優勢,完成許多不同角度的運鏡。全片色調活用了鮮明的對比色呈現,使得整體畫面看起來非常工整且飽滿。

這是一段強迫症的愛情故事,卻訴說著每個人都擁有的愛情語言

廖明毅導演曾針對《怪胎》表示「我想創造出新的鏡頭語言,來闡述愛情的承諾與偏執。」《怪胎》跳脫了以往國片常見,以青春熱血風格包裝的愛情公式,它不僅止於聚焦在愛情的美好,更藉強迫症這個貫穿全片的核心,洞悉著感情中的變與不變。

 

一句「你懂我。」牽起柏青與陳靜的愛情,他們小心翼翼又有些笨拙的讓關係進展,慢慢的擁有共同的生活模式,還有彼此相知相惜的默契。「愛情的世界裡,我們都是怪胎。」撇開兩人的強迫症,和另一個懂你的同路人終於在世界的角落找到彼此,並發展出一段獨一無二的關係,不正和你我擁有、渴望的愛情故事非常相似嗎?

探索感情中的變與不變

電影在中段給予了一記強而有力的轉折,柏青在一瞬間關閉了自己的OCD,影像慢慢變得開闊,似乎代表著柏青終於跨出OCD的框架,邁向正常人的生活,視野卻從此和陳靜漸行漸遠。有人說,世界上唯一不變的事物就是改變,電影將感情的生變比擬消失的OCD,沒人知道為什麼,但它就是發生了,說變就變,沒有預告,措手不及。

 

然而,電影的野心不只如此,後段的身份反轉,換成陳靜意外關上自己的OCD,見證相同的一切重新發生。廖明毅導演曾提及《怪胎》的創作理念,有一部分也是為了探索「我愛你時我對你的要求,換成我自己其實是做不到的」這個在愛情中相對比較恐怖的切面。

對齊愛情裡的偏執與承諾

實在很難不信服,感情世界裡的我們,的確擁有強迫症的偏執。一次一次為了永遠留在同樣的狀態而許下諾言,就像對齊傢俱一般希望矯正愛情裡的任何改變,就像清洗雙手一樣渴望褪去任何不忠誠。

 

但所有偏執和誓約在改變面前往往不如想像中堅不可摧,永遠不變的永遠,沒有那麼遙不可及,「一切都不會改變的。」就像詛咒一般縈繞,卻也不堪一擊。

 

「愛的時候,所有的缺點都是優點;不愛的時候,所有缺點都將成為致命傷。」友情也好,愛情也罷,人的情感就是這麼難以捉摸,誰都不敢保證今天許下的承諾會不會在明天變質,誰也不敢發誓現在的情感能不能延續至未來。

 

最終,陳靜在一瞬間,彷彿看到了如同預言一般的未來,下一步又該怎麼做呢?電影留下一道題目給我們思考,如何面對改變,或許才是應對無解的人心變化時,我們唯一能夠掌握的事情。

 

怪胎》(i WEiR DO2020

類型:愛情、奇幻

導演:廖明毅

主演:林柏宏、謝欣穎

 

本文轉載自時光放映中
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movie.audience/

 

參考資料: F[email protected]

*轉載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,並不代表本網立場。

怪胎
影評
台灣電影
電影
i WEiR DO
facebook_wig
聯絡
關於我們
使用條款
私隱政策